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工會之聲 > 推薦閱讀

關于水權的若干問題


發布時間:2017-11-24 15:59:23    瀏覽次數:0     發布人:admin   

 

一條河,沿途各個地方都要用水,因為水權問題,各地糾紛不斷。近日,水權交易試點即將啟動的消息引起各方面關注。什么是水權?建立水權制度的背景和目的是什么?在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下,可交易水權制度的主要內容是什么?理論水權體系、制度水權構架和現實水權實踐有哪些?近日,圍繞這一系列問題,水科學QQ論壇(群號:108544773)各位專家、學者進行了熱烈討論。本報記者將討論中的一些精彩觀點進行摘登,希望對讀者有所啟發。

  什么是水權

  沈百鑫:水權既是一種理論,又是一種法律制度,更是一種水管理實踐。法律制度主要是指水法,水法是我國水管理(治理)的基礎法規。由此,國家水管理理念決定了水權的過去與未來。水權從理論到實踐的一幅錯綜復雜的圖景,正是我國水治理在轉型中的一種反映。應當說水權本身就是流動的 

  鄧良斌:對水權概念,目前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水權即依法對于地表水和地下水取得使用或收益的權利。它是一個集合概念,是汲水權、引水權、蓄水權、排水權、航運權等一系列權利的總稱。另一種觀點認為,水權就是水資源所有權和各種用水權利與義務的行為準則和規則,它通常包括水資源所有權、開發使用權、經營權以及與水有關的其他權益。我認為,當前力推的水權交易制度應該主要是指資源用益物。

  左其亭:水權問題自古就有之,然而作為一個特定的概念出現,卻只是近幾十年來的事情。水權是由一組權利所構成的集合體,不僅僅是某一項單獨權利。 

  竇明:由于水權是一個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等多個領域的問題,學術界從不同角度對其進行了解讀,如經濟學家認為,水權是產權經濟學滲透到水資源領域的產物,是建立在水資源經濟價值理論基礎上的一種人類與水資源之間的權屬利益關系;法學家則認為,水權是民法中物權相關法律滲透到水資源領域的產物,是圍繞水資源所有權形成的一組具有法律意義的權利集合。這兩個觀點也是多數學者對水權進行定義的出發點。無論哪種觀點,均認同水權是由一組權利構成的集合體,而不是某種單獨權利。但目前爭論的焦點在于,如何對水權的權利集合進行精細劃分,比較有代表性的觀點有一權說”“二權說”“多權說等。 

  王丁明:水資源所有權在中國的憲法和水法中有明確規定。法律規定水資源由國家所有,國務院代表全體人民行使所有權。

  沈百鑫:國家對水資源的所有權,是一種主權所有,是一種高度的公權監管。而不是我們平時所用的民法上的所有權。 

  左其亭:使用權也很好界定,當取得取水使用權后,也就定義了水權的使用權。因此,在各種學說中,多數學者就水權的所有權和使用權已達成共識,而在其他權利(如經營權、轉讓權等)方面尚存在一定分歧。

  李胚:所有權歸國家,一方面是便于管理,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更好地處理水事糾紛,對水資源進行管制。所有權里面更多的是權力,但使用權里面更偏向于權利。而權力的含義有兩種,一種是政治上的強制力量,如國家權力;另一種是職責范圍內的支配力量,即職權;權利指法律上的權利,是憲法和法律賦予公民享有的某種權益。所以,在不涉及國際糾紛的前提下,特別是在國內,應更偏向于對使用權進行界定。

  竇明:水權是以水資源為載體的一種行為權利,它規定人們面對稀缺的水資源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并通過這種行為界定了人們之間的損益關系,以及如何向受損者進行補償和向受益者進行索取。水權需要通過社會強制手段來行使,社會強制手段既可以是法律、法規等正式制度安排,也可以是社會習俗、道德等非正式安排。隨著水資源日益稀缺和用水矛盾加劇,正式制度安排成為水權行使的主要保障,由非正式安排形成習慣的水權也正逐漸通過法律認可而變成正式制度安排。因為法律等正式制度安排更具權威性和強制性,能夠有效地降低不確定性,提供穩定的預期,從而提高水權在水資源配置中的效率。同產權一樣,水權也是由一組權利構成的集合體,而不僅僅是某一種單獨權利。 

  鄧良斌:初始的使用權也都是國家所有的。現在就是要把國家所有的使用權合理分配到具體用水戶手中。 

  王進:把水權分成基本水權和交易水權。基本水權用于保證流域的生態、生活用水及民生用水,由政府免費分配。交易水權則發揮市場的作用,價高者得,也可轉讓。

  建立水權制度的背景和目的

  沈百鑫:水權制度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發展的,水權制度體系會隨著認識的深入不斷完善。 

  鄧良斌:現在,水資源廉價使用,造成用水效率低下,污染嚴重,老百姓背上沉重負擔。所以,必須加快水權制度體系建設。 

  左其亭:隨著對水權制度認識的不斷深入,水權制度體系將得到逐步完善。但目前存在的問題比較復雜,還需要不斷探索,在政府主導下做好協商工作。 

  李胚:水權是水權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水市場構建的起點,水市場又是實踐水權的重要場所,水市場內水權意義體現得更鮮明。水權和水市場的重要目標之一,就是刺激形成自發的節水機制,節水是水權制度構建的一個重要指導思想。 

  王丁明:通過水權制度建設,形成全社會的節水機制,確定各行各業用水邊界,促使各行各業以水定產、以供定需,走節水型發展道路。通過明晰水權,克服區域、部門利益局限,實現整個社會的用水公平,促進上游和下游、農業用水和城市用水、經濟用水和生態用水等關系的協調,緩解水資源供需矛盾,預防和解決水事糾紛,保持社會穩定,實現經濟、社會、生態效益共贏,實現人水和諧。

  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與水權

  竇明:水權制度與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之間是有聯系的。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從行政管理角度來規范和約束水權的分配與交易行為,是水權制度建設的約束條件和運行環境;水權制度則為用水權主體對水資源的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等權利,給予法律上的保護,是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得以落實的基本保障。 

  竇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實質是,更加有效地使用、節約和保護水資源,使之可持續利用。然而,要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除了依靠水行政主管部門的執法能力外,還要依靠廣大用水戶的自覺守法意識。否則,政府管理得再嚴,也會有空子可鉆。建立水權制度,通過市場的激勵作用,可有效增強用水戶自覺守法意識。只有將水資源管理與用水戶利益緊密掛鉤,賦予用水戶使用水資源的法定權利與義務,才能提高用水戶守法的內在動力,達到節約和保護水資源的目的。 

  沈百鑫:水資源管理還要考慮,國家對自然界中的水有嚴格的管理權,而進入社會水循環的水,在一定程度上是市場化的。 

  竇明: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是水資源管理的一種新理念,在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過程中,不可避免地遭遇到一些水權界定和分配問題。例如,不同行政區域間的水資源配置,就涉及初始水權分配。當然水權分配和轉讓要靠行政管理來落實,不然就會成為一紙空文。所以水權是一種法律意義上的權利,它的落實必須靠行政執法來實現,即水資源管理是水權分配與交易的保障。

  本報記者 陳思 邱軍 整理 

   

    來源:中國水利報

黑色沙漠简单赚钱